欢迎光临拉萨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养护

江西赣州稀土分离或转地下整合仍困难重重

2018-09-26 11:14:4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江西赣州稀土分离或转地下 整合仍困难重重

刘忠彪在赣州做稀土分离已经十来年了,虽然每年的原矿都不足,但从来没有像今年一样,他的加工厂已经足足停产长达三个月。

离开稀土分离行业只是时间问题,但我不想离开稀土。刘忠彪7月21日对作者说,做稀土这么多年,自己只熟悉这个行业,已经无法离开。即使分离厂关门,他也会继续在稀土领域内做下去,或者做加工,或者做贸易。

赣州稀土行业协会的喻一奇表示,目前赣州被官方认可的稀土分离企业只有16家,这些分离厂的规模年产量都在千吨以上,赣州正在制定一个标准,将整合那些中小稀土分离企业。

事实上

江西赣州稀土分离或转地下整合仍困难重重

,赣州大大小小的稀土分离企业有上百家,分布在赣县、龙南、大余、信丰等县。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尹小健认为,赣州从2000年开始加强对稀土矿开采的整合,经过十余年的努力,至今仍然存在许多私采稀土的现象,因此赣州稀土分离的整合之路,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八成企业或将关停

赣州稀土分离企业集中位于盛产稀土的赣县、龙南、大余、信丰等几个县区,尤其以赣县居多。

不过赣县稀土分离企业的数量,却有两个版本。赣州稀土矿业公司赣县分公司的许建平告诉《每日经济》作者,赣县只有4家稀土分离企业;而赣县工信局办公室主任汤福星则表示,赣县拥有大大小小的稀土分离企业20多家,是赣州拥有稀土分离企业最多的县。

对于这两个数字,刘忠彪给出了解释。他说,在赣县,像他一样的许多中小规模稀土分离企业,都是不被赣州矿业公司所认可的,但他们能得到当地政府的认可。因为这些中小分离企业能为政府创造更多的税收。不仅如此,他们加工所需的原矿,都是通过当地政府与赣州稀土矿业公司去谈下来的。

不仅在赣县,龙南、定南、大余、信丰等县,无不如此。

据赣州稀土行业协会的喻一奇介绍,目前被赣州市官方认可的稀土加工企业只有16家,他们的规模均在年产量千吨以上。

尹小健认为,赣州市即将出台的产能标准,对这些企业基本上不会带来太大影响,受影响最大的是那些规模小的分离厂,这一数字将占到全赣州稀土分离企业的八成。

事实上,已经有一些分离企业做好了关停的准备。汤福星介绍,在赣县,除了有着央企背景的红金稀土和规模较大的民企新盛稀土等少数企业拥有充足的矿源,仍在正常运转外,余下有一半的分离企业因为无矿,处于停产状态。

难以割舍巨大利润

金鹰稀土实业公司是一家用废料进行稀土分离的企业,由于不需要依靠赣州稀土矿业公司拨配的原矿做原料,只用一些已经加工后的废料进行加工,进行稀土再分离,因此并不会存在着没有原料的情况。

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竞争越来越大了。金鹰稀土实业公司办公室李主任向《每日经济》作者介绍,他们从2003年开始从事稀土废料的加工业务,当时只有少数几家企业从事这项业务,但是最近一年间,突然有十多家原来做稀土分离的企业,转行做废料的加工。

当整合的风声越来越紧之时,不少企业抢先一步,主动求变,转投到稀土初加工的另一个战场。

并不是每个企业都能在一夜之间转型,很多企业不具备从事稀土其他环节的加工能力,或者缺乏资金,因此或将走上稀土产品贸易之路。

一位行业资深人士指出,即使有些已经改做废料加工的企业,他们其实在暗地里,仍然从事着稀土分离的业务,在这条道上时间长了,多多少少还是能弄到一些原矿的。

而这一切,都源于稀土里存在着的巨大利润。刘忠彪说,他的小加工厂做稀土分离差不多十年,前七年每年只能赚十多万元,最近两三年则突飞猛进,每年赚的钱都能超过100万元。做稀土的人,只要入了行,在里面就都不想出来。

不仅如此,稀土领域之外的人,还在挤破了头想要进来。

信丰县一位姓谢的建筑老板告诉作者,他手握6000万资金,注册了亿阳建筑公司,正在找稀土行业内的公司,准备投资入股,进军稀土领域。

整合之路漫长

赣州市从2000年就开始着手的稀土资源的整合工作,距今已经有十余年。期间,赣州通过收编采矿权、组建赣州稀土矿业公司,掌握了赣州境内绝大部分的稀土资源,才使得赣州在这场南方稀土整合中,拥有话语权。

喻一奇说,当时,赣州市下辖2市15县中的8个稀土资源县分别成立了县级稀土公司,分别是龙南县、定南县、赣县、寻乌县、安远县、信丰县、全南县和宁都县。

他们将分散在各处的稀土采矿权证,都收到县稀土公司手中,县稀土公司成为法律形式上的采矿权人。而除了这8个稀土资源县以外,赣州市下属其它县市的稀土矿都被要求关闭,禁止开采。

不少被收了采矿权的企业,将开采转到了地下。时至今日,这些县偷盗采矿的现象屡禁不绝,连石城县等这样官方尚未开采的地方,偷采事件也是频频发生。

此次,赣州借国家对南方稀土整合之际,对境内稀土分离企业进行整合,旨在通过赣州稀土矿业公司对一些中上游分离企业进行并购重组,在南方稀土整合三甲中获利一席之地。

赣州100多家稀土分离企业,面临着或重组、或转型、或出局的命运。

谁都不愿轻言离开,会想尽办法留下。汤福星说,这些稀土分离企业,转向深加工并不容易,技术上过不了关,深加工技术大多被国外企业所垄断,目前赣州从事稀土深加工的企业不多。

尹小健则认为,赣州稀土通过整合,做大做强,要在南方三甲中拼得席位,而地方政府以及这些中小分离企业,或为了各自利益,从中发难。稀土分离企业的整合,注定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 /李艳娇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